财经资讯

欺凌骚扰炫耀:儿童游戏摩尔庄园中的“捕食者”

时间:2021-07-17 03:2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8岁的玩家小盒子看到对话框的消息一直弹出,不知所措。上一秒,她还操控着她的小摩尔在庄园里种菜,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选择关闭网页游戏摩尔庄园的页面,马上下号。接下来好几天,小盒子都不敢上线。 屏幕那旁,玩家星无火...

  8岁的玩家小盒子看到对话框的消息一直弹出,不知所措。上一秒,她还操控着她的小摩尔在庄园里种菜,“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选择关闭网页游戏摩尔庄园的页面,马上下号。接下来好几天,小盒子都不敢上线。

  屏幕那旁,玩家“星无火”很满意又一个小孩玩家被自己逼得下了网。“星无火”是摩尔庄园里的一个ID名,以欺骗、凌辱未成年人为乐,并记录在其博客中。

  摩尔庄园页游是淘米网2008年建成的一款社区养成类游戏,以一个虚拟的世界为蓝本,可以换装、种菜等,主要面向6至14岁的未成年人。2021年6月1日儿童节,摩尔庄园手游版正式开服,登顶App Store下载总榜第一。

  随着手游的上线年前署名“星无火”的博文被网友重新翻出。他记录了自己如何伪装赢取小摩尔的信任、骗取其账号密码、销毁小朋友辛苦积攒的账号装备、用言语折磨侮辱小摩尔们并从中愉悦自己的诸多例子。

  儿童节的第二天,有网友在微博报料称,“星无火”已预订摩尔庄园ios版手游项目,他们怀疑“星无火”时隔十二年又计划向手游版的小摩尔们伸出黑手。

  摩尔庄园里的小盒子外向开朗,最喜欢的角色是庄园的“么么公主”:爱漂亮,善良,有些许叛逆。由于父母自小不在身边,“么么公主”和小盒子一样渴望结识新朋友。现实生活中的小盒子内向、害羞,没有什么朋友。摩尔庄园是小盒子逃避现实的一个办法。

  “在游戏世界里交朋友时,就会有很多奇怪的人找上我。”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这当中不乏充满色情的语言引诱,直白地索要联系方式和地址。

  “星无火”就是其中一个。他在博客自称,在游戏中欺凌过的未成年人“没有一千个,恐怕也得有七八百个了。”

  “星无火”自述,游戏里曾看到一个“没穿衣服”(指没换装)的小摩尔在他身边坐着,“两只胖乎乎的小摩尔坐在一起,煞是可爱。”于是他加了这个8岁的小摩尔,并将对方密码盗取。他在博文自述,“把他们折磨到痛苦发疯,自然就会很爽”

  十二年过去,年龄最小的小摩尔也都已成年。博文中提及的一位被欺凌的小孩在网络上发声,自称看到帖子时“控制不住地发抖”、“当时难过得晚上在被子里偷偷哭”这些事情甚至成为他的童年阴影。当年那批小摩尔们也在下面跟帖,表示有相同经历。

  手游上线的第二天,一位匿名黑客黑进“星无火”邮箱,并曝出下载平台自动回复的邮件截图,“通过邮件得知他十几天前又下载了摩尔庄园ios版。”他们怀疑“星无火”又计划向手游版的小摩尔们伸出黑手。

  当天,网友对其微博群起而攻之,“星无火”将微博账号销号,目前微博已显示该用户不存在。该账号曾在2015年发布了一条消息,记录其用小号登录摩尔页游“问候”一个五年前被他欺凌过的小女孩。

  被曝光后,“星无火”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红星新闻记者添加其QQ时,弹出两个验证问题,一个暗示手游营销,一个宣称“已备案”。再次添加时,验证问题变成了金庸小说《鹿鼎记》“天地会”里的一句接头暗语,“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

  现实世界中,“星无火”从事的是日本游戏的汉化工作。早年博客里,“星无火”透露自己毕业于一所以日语为第一外语的中学。圈内的同事介绍,“星无火”日语翻译技术过硬,对日本游戏汉化的要求很高。

  2011年3月,《英雄传说:零之轨迹》的负责人在采访中提到“星无火”参与了该游戏的空轨翻译。目前该公司已在微博发表声明,表示与“星无火”无任何关系。

  自称受其邀请参与过一部分游戏零轨翻译的同事回忆,“他外表看起来很正常,说话语气也很温和。光看样貌的话,可以用温文尔雅来形容。”

  在摩尔庄园网页版玩家减少的几年间,“星无火”辗转其他游戏平台。2015年,换装养成类游戏《奇迹暖暖》上线。他曾在微博上表示,“我现在开始以奇迹暖暖为主战场了,玩了六天,已经清了十几个号了。”

  6月2日,摩尔手游以摩尔庄园“行政官”的名义发表了声明,“善良的小摩尔在摩尔庄园里被伤害是我们一直有点愧疚的事情,很久以前我们就收到了相关举报信,并在证实后当时就命令公民管理处将他(“星无火”)永久逐出了页游摩尔庄园。”

  淘米网相关负责人回复红星新闻记者称,摩尔页游在2015年已经停止内容更新并关闭充值渠道。但考虑到玩家需求,目前没有关闭页游服务器,仅供免费体验。

  但在低龄向的未成年人游戏市场里,“星无火”从来不是一个人。他自述经常与几位同好结伴,玩弄未成年人的情绪、引诱他们使用不文明甚至是色情的话语。他们换上了一个又一个马甲,在一款又一款儿童游戏中辗转,伺机向未成年人下手。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办杂志《大众软件》原成员创立的游戏类媒体“触乐网”,于2019年发表了一个调查:他们假装成一名未成年女性在十款儿童游戏中进行试验,发现了大量以儿童为目标的Sexual Predator,中文译为“性捕食者”。

  “性剥削”一词在性教育研究领域的使用更为广泛,其涵盖了各种形式上对未成年人的侵犯行为,包括滥用弱势地位、权力差或信任,达成性满足或其他利益目的。而网络上性剥削更加隐蔽,他们往往藏匿在低龄化的儿童游戏或社交平台上,从肆意破坏未年人账号、言行施暴和性骚扰中获得个体快感。

  “二年级的小孩根本不懂,自然不知道怎么说。但我会把自己的龌龊想法一一灌输给对方,然后循循善诱,让对方一遍地一遍地修改补充,最终整理出几句还算完整的(色情)描述。”“星无火”曾在社交平台上公开标榜。

  玩家“林克”自称是“星无火”博文提及的小摩尔之一。当时就读小学一年级的林克一上线,发现她的摩尔ID被改为“屎尿臭贱猪”。遇到不认识的字,小林克按长相相似的汉字去认——“米贝泉贝猪”,她只认对了最后一个字,当时并不觉得有问题。

  林克一次次进出游戏页面,将道具和装饰恢复如初,对方就一次次将庄园清空销毁。当时她以为这只是游戏里的挑战。林克回忆,当时她并未察觉到自己正被网络欺凌,更不知道对面的人可能正因此满足了某种快感,直至“星无火”事件重新被曝光。

  在北师大性教育研究教授刘文利研究的案例中,还存在以赠送虚拟游戏币、精美服装等方式诱导未成年人拍下不雅照片或视频的性侵害手段。但很多孩子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就脱衣服了吗?不就让我拍了一个照片和视频吗?这有什么,我还拿到钱和礼物了呢。”

  去年7月,红星新闻曾报道,某品牌家教机应用商店中一款针对“00后”的社交养成平台应用,曾出现暗示诱骗用户拍摄不雅照片的情况。

  林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由于“年龄小,无意识”,此事并未给当时的她造成很大的影响。但现在回过头看,被侵害而不自知,有可能造成更大的伤害。由于担心被报复,辗转多个平台后,www.113223.com,林克用亲戚的手机号新注册了一个账号与记者联系。分享完她的经历,林克就迅速销号下线。

  由于幼时在网络上玩游戏的不堪经历,12年后的“小盒子”在所在大学的设计专业里展开了类似项目的调研,希望更多的孩子不要重蹈覆辙。但小盒子在游戏对话框中接收的那些色情、诱导的言论,她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爸妈,“爸妈从不和我讨论这些问题。”

  “家长往往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刘文利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大部分受到伤害的孩子都不会主动跟家长说,直到学校或警方等第三方介入,家长还以为自己的小孩只是纯粹在网上玩游戏或做作业。伤害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悄然发生。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目前中国青少年网络游戏用户规模已超2亿。青少年首次接触网络游戏的年龄日趋低龄化,6-14岁是主要时期。互联网对低龄群体的渗透能力日渐增强,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未成年网民中过去半年内未遭遇过网络安全事件的比例为 66.0%,成年网民为10.4%。未成年人比例为何远高于成年人?CNNIC表示,除未成年人较少接触互联网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未成年人的网络安全防范意识弱,即使遭遇不法侵犯也未能感知,因而没有被纳入数据统计范围。

  2020年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了《线上儿童性剥削预防和处置平台工作指引》,呼吁互联网平台应当予以禁止的行为包括以儿童为对象实施性勒索、猥亵、性欺凌、性引诱。

  该中心相关人员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针对“星无火”事件,近一个星期经常有人向法律援助中心的邮箱投递相关的材料。他称,因为该事件不同于单纯的刑事案件,警方尚未介入,但由于家长及网友的举报,目前正在通过法院走相关的司法程序。

  上海市嘉定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业务主任王春丽,此前在《光明日报》的采访中表示,网络性剥削存在法律适用、电子证据固定等难题,“网络性侵和线下性侵不同的地方在于侵害人与受害人没有实质的身体接触,一些观点认为缺少实施猥亵行为的物质载体。诱骗未成年人做一些自我猥亵的动作、拍摄照片达到性刺激的目的,到底有没有侵害未成年人性自主权,能不能定罪,分歧比较大的,不同的地区有不同做法。”

  “通过性教育让孩子提高这种意识,让他知道一旦发生这种事情就是对他的一种侵害,那他就会保持一种警惕。”刘文利说,他们希望这类事情通过教育不再发生,同时,加强事发后未成年人的心理重建。在刘文利看来,在未成年性剥削的预后方面,不止家长老师不知道如何处理,“拥有相关知识的心理咨询师、律师也寥寥无几。”

  6月1日,摩尔庄园手游版正式开服的当天,也是新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实施。这是中国法律条文中首次明确出现“性教育”这三个字。此前,“性教育”一直以“青春期教育”、“生命教育”、“艾滋病教育”、“安全教育”等委婉表述的形式出现。刘文利认为,一个称呼改变的背后,是向性教育工作者发出了中国性教育正走向官方背书和大众认可的一个积极信号。

  修订后专设“网络保护”一章,其中第77条对于预防网络暴力、制止网络欺凌做出了特别的规定。第78-80条明确投诉机制的构建,明确将互联网平台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义务写入法律。

  摩尔手游上线当天,已是成年人的“小盒子”下载试玩。她一直没有发现她最喜欢的“么么公主”,但是“么么公主”的旁白她一直记到现在——“摩尔庄园,先有摩尔,才有的庄园。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