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新闻

宁远县鲤溪镇雷玄村村党支部书记杨某为何可以欺凌普通百姓而无人

时间:2021-11-24 19:2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我是宁远县鲤溪镇雷玄村一组村民于友生,现年67岁,1984年加入中国,1996年担任雷玄村党支部书记,2004年辞职。 因我儿子,儿媳妇在外务工,我夫妻二人在宁远县城陪护孙子读书,在家的时间很少,2020年5月29日我回家,发现邻居杨文胜(现任村支书)的空调外挂...

  我是宁远县鲤溪镇雷玄村一组村民于友生,现年67岁,1984年加入中国,1996年担任雷玄村党支部书记,2004年辞职。

  因我儿子,儿媳妇在外务工,我夫妻二人在宁远县城陪护孙子读书,在家的时间很少,2020年5月29日我回家,发现邻居杨文胜(现任村支书)的空调外挂机装在我家厨房房顶上。于是就去询问杨文胜具体情况,言语之中发生了争执,争执过后,本人也并未对其空调外挂机做出处理行为,便回到宁远且城继续陪护孙子读书。

  2020年6月1日我再次回到家,发现我家围墙被人恶意砸毁。于是我向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出警到场后,让我们向居委会,司法所,国土所汇报情况。各级领导到场后,居委会领导通知我村村支书杨文胜到场处理,杨文胜到场后,亲口承认是他所为,是他故意砸倒了我家围墙。同时他还理所当然的认为砸了就砸了,他是村支书,我们普通老百姓拿他没办法。司法所蒋所长说砸了就砸了,都是小事,大家算了,让杨文胜的气焰更为嚣张。

  我是普通老百姓,朝中无人,家中无官,身为一名老员,我深知我党的执政方针与政策,是站在正义与道理这-边的,我根据政策与程序,依法上报政府各相关职能部门,却得到司法所蒋所都是小事,算了。这样的处理答复,中央领导都说过“群众利益无小事”,怎么我的个人利益在受到村支书霸权欺压损害就成了小事了,这个结果让我心中无法接受,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杨文胜作为一名员同时还是村党支部书记,不但不以身作则,联系群众,沟通群众,帮助群众。还弄虚作假,2013年我建新房后,杨文胜突然在我屋后堆起一座假坟,说是他的祖宗埋葬之坟,此后每年他都故作其事的祭拜扫墓,此外木是一块菜园,并无坟墓,杨文胜一家也是从他父亲杨敦炳起由东山岭村外迁至我村,并无先辈埋葬在我村,此弄虚作假行为,与党员,党支书身份严重不符,杨文胜侵害群众利益后,不听取群众意见,还采取报复性行为,其行为嚣张跋扈,性质恶虐。完全无视党纪国法,作为支部领导带头做出违法乱纪欺凌群众的事,天理国法何在,公道人心何在。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做出如此黑恶势力行径,人民群众如何安身立命,如何有立足之地?

  本人于友生实名制举报杨文胜违法乱纪弄虚作假行为,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希望政府能给我主持公道,肃清干部队伍,严肃处理杨文胜这种黑恶势力行径,以严肃党纪法规

  村干部杨文胜将空调外挂机装在于友生家厨房顶上,两人发生争执后,杨文胜趁其不在家,又将其围墙砸毁,要求对杨文胜严肃处理。

  经查,于友生和杨文胜两人为邻居关系,以前关系较好,于友生任支部书记时,杨文胜担任过村主任,于友生辞职后,杨文胜接任村支部书记。1999年,杨文胜家拆了旧房建新房,2010年,于友生家也拆了旧房建新房,双方房屋之间有条约1米左右的公共水沟,建房时双方并无争执,后来于友生家在水沟上建了约一米高的矮围墙,用以放养鸡鸭,杨文胜家未提出异议。2019年,杨文胜因另建房屋开店,搬离原址,期间,于友生在双方公共水沟上搭建了厨房,厨房的一面墙搭在了杨文胜的房屋上。2020年5月,杨文胜发现了这个问题,与于友生产生了争执。之后,杨文胜方发现于友生公共水沟的矮围墙挡住了山上来的洪水,导致其房屋进水,于是进行了拆除。2020年6月1日,于友生和杨文胜分别向鲤溪镇政府反映了情况,镇政府派出工作人员会同镇司法所、镇国土所及鲤溪村两委干部到现场进行了调处,但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2020年6月4日和6月5日,镇国土所再次找到双方进行了调查,认定于友生家所建厨房和矮围墙建在公共区域,属违法建筑,并向于友生下达了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但截至2020年6月27日,于友生家并未按要求进行整改拆除。

  自接到于友生与杨文胜,邻里矛盾纠纷交办件以来,我镇高度重视,多次通过各种渠道进行调解。后在2020年6月27日,我镇对信访人进行答复;6月30日,镇纪委书记电话对于友生(其不在家)信访问题再次进行答复;7月14日,镇工作人员与于友生夫妇进行面对面答复并再次到现场听取其解释说明,于友生只答应将其厨房的基脚移动20公分左右,不愿完全拆除;9月11日,鲤溪村党支部书记电话和通过其亲友联系于友生(住在县城),于友生要求杨文胜方将其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建筑拆除后,其方可拆除违建厨房;9月14日上午,分管国土的副镇长组织国土所、鲤溪村两委干部到雷玄自然村准备做于友生的工作,于友生已前往广东其女儿处,现只能等其回来后再做其思想工作,彻底解决双方的土地争执问题。

  该案发生以来,镇政府高度重视,做了大量调处工作,澄清了事实,稳定了情绪,双方愿意通过调解化解矛盾。鉴于信访人目前到广东,只能等其回来后再调解,同时也希望当事人双方依理依法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