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外鱼”入侵“土著”难挡(组图)

时间:2021-11-24 06:0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南都讯 记者何伟楠 实习生许美烁2012年5月至2013年4月期间,市海洋与渔业局开展了中山水域的专项渔业资源调查,除了过往历史记录的食蚊鱼、露斯塔野鲮、尼罗罗非鱼外,此次调查又新采得2种外来鱼类,即下口鲇和齐氏罗非鱼。尼罗罗非鱼在中山的部分水域(如马...

  南都讯 记者何伟楠 实习生许美烁2012年5月至2013年4月期间,市海洋与渔业局开展了中山水域的专项渔业资源调查,除了过往历史记录的食蚊鱼、露斯塔野鲮、尼罗罗非鱼外,此次调查又新采得2种外来鱼类,即下口鲇和齐氏罗非鱼。尼罗罗非鱼在中山的部分水域(如马安)的生物量甚至达20%以上,超过其他土著经济鱼类。中山水域中有哪些外来入侵鱼类,会对水域生态环境造成怎样的影响,南都记者邀请专业人士从多方位对外来入侵鱼类进行解析。

  罗非鱼,俗称非洲鲫鱼,为一种中小形鱼。世界水产业重点科研培养的淡水养殖鱼类,原产于非洲。通常生活于淡水中,也能生活于不同盐分含量的咸水中。绝大部分罗非鱼是杂食性,常吃水中植物和碎物。

  市海洋与渔业局资源环境及海域管理科负责人介绍,中山目前发现的罗非鱼有两种,分别为尼罗罗非鱼、齐氏罗非鱼。尼罗罗非鱼原产于约旦的坦噶尼喀湖,已广泛为其他地区所引进。齐氏罗非鱼鱼身有斑马条纹,鱼肚是朱红色或血红色。因生长速度慢,个体小,很少有人养殖。

  相关资料显示,尼罗罗非鱼是1978年由长江水产研究所首次从尼罗河引进,而齐氏罗非鱼,是中国粮油进出口公司广东食品公司于1978年从非洲引进,在广东一带的河或水库都很常见。根据2012年中山水域渔业资源调查报告,于夏、秋、冬三季,对齐氏罗非鱼、尼罗罗非鱼两种外来入侵鱼类的分布进行了采样调查。在调查设置的8个采样区域中,其中4个区域都发现了该两种罗非鱼。4个采样区域分别为磨刀门水道、鸡鸦水道、小榄水道和石岐河。

  市海洋与渔业局负责人表示,作为外来物种,罗非鱼对于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主要缘于其迅速的繁殖速度和大量的种群数量,导致水体内鱼类品种过于单一,挤占其他鱼种生存空间,打破原本的生态平衡。“目前几乎(中山)所有水体中,都能发现罗非鱼,繁殖能力和适应性都特别强。中山水域外来物种中,它的危害是最大的。”该负责人介绍,根据调查结果,尼罗罗非鱼在中山水域的部分水域(如马安)的生物量达20%以上,已超过其他土著经济鱼类。

  食蚊鱼,又称柳条鱼、大肚鱼、山坑鱼等。常见于池塘与湖,溪流的滞水区与静止的水潭或半咸水水域。属杂食性,以浮游动物、小昆虫与碎屑为食,因对消灭疟蚊及其他蚊子的幼虫有一定作用,耐污染,适应力强,繁殖能力高,而被引进到世界各地作灭蚊用。

  早期香港为控制蚊患而引入食蚊鱼,但它们却同时与本地原生物种竞争食物。现在香港只有少数淡水环境未有发现食蚊鱼,内地于1924年引入食蚊鱼。根据调查报告,中山在石岐河1个采样区域内发现了食蚊鱼。

  食蚊鱼与各地原生鱼类进行竞争,破坏生态平衡而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入世界百大入侵种。由于可生活于咸淡水,食蚊鱼更可沿海岸线扩散到沿海江河中。雄鱼极具攻击性,其攻击其它鱼类,撕扯它们的鳍,甚至将其杀死,更会袭击体形比自己大一倍的鱼类。

  露斯塔野鲮是恒河流域、南亚诸国传统的养殖鱼类,后由东南亚引进中国。露斯塔野鲮体长而侧扁,吻皮覆盖着上唇的基部,有深沟与上唇分开。

  1978年中国从泰国引进该鱼在广东饲养,且取得较好的经济效益。昨日,市海洋与渔业局负责人介绍,露斯塔野鲮目前在广东多地也属于主养经济鱼类,该鱼性活泼,善跳跃,甚至可以跳过池埂进入邻近的鱼塘。目前在自然环境中发现的露斯塔野鲮,多是从养殖领域逃逸的。根据调查报告,磨刀门水道、鸡鸦水道、小榄水道和石岐河都发现了该鱼类身影。

  市海洋与渔业局资源环境及海域管理科相关负责人介绍,露斯塔野鲮食性较广,是一种以植物、有机碎屑为主的杂食性鱼类,抢食能力强,食量大。一旦进入自然水域,则会对自然生态环境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其迅速繁殖会形成较大的种群数量,必然抢占本地土著鱼种的生态资源,挤占其他鱼种生存空间。

  全身布满了黑色波纹,鱼鳍宽而纹美。是肉食性、侵略型的鱼种,食性杂,长大以后食量很大,经常吞食落在缸底的鱼食、鱼虫,更会吞食鱼卵。经常吸附在水族箱壁或水草上,舔食青苔,是水族箱里最好的“清道夫”,同类之间有时发生争斗,可与大型热带鱼混养。

  原产南美洲的亚马逊河流域,生存能力特别强,以水中死尸、藻类、落叶、青苔等为食。这种鱼1990年被作为热带观赏鱼引进,被弃入自然水域后繁殖形成种群。根据调查报告,小榄水道发现有下口鲇。

  这种目前在我国台湾、广西江河湖泊中泛滥成灾的害鱼,专吃其它鱼卵,与食人鱼一样,在我国没有天敌。一旦逃逸,由于缺乏天敌制约,将会发展为种群,并严重危及本地鱼类。由于被一些养鱼人随意丢弃,该鱼目前在我国一些地区已泛滥成灾。

  中山目前鱼类群落组成数据指示,外来物种已比多年前有所增加,从过往发现的3种外来鱼类,增加为目前共5种。市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外来物种对于本地水域自然环境的影响,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对本地生态环境造成的破坏程度,也因种类不同而相异。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只要属于外来物种,一旦进入本地水域,就一定会对本地自然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市民随意的放生行为,以及外来物种的逃逸等,造成了外来物种侵入自然环境。

  “比如巴西龟,到处都可以买到,价格又便宜,是人们最容易得到的外来物种,随意放生就会进入自然界。但是放生后,这种物种能否适应当地的自然环境存活下来是个问题,如果存活下来,会对自然生态造成什么影响,这些都有很多不确定性。”市海洋与渔业局资源环境及海域管理科负责人表示,不仅巴西龟、清道夫等外来物种不可随意放生至野外,市民饲养的锦鲤等鱼类也不宜随意放生。由于锦鲤是鲤鱼经长期杂交选育的品种,近亲极易杂交,放生到野外易与自然鲤鱼杂交,会使得自然界鱼类基因混杂,从而威胁到本土鲤鱼的纯度,甚至生存。

  该负责人表示,外来物种的治理是世界性难题,很多外来物种在本地都没有天敌,一旦放生对自然生态造成破坏,对于本地物种来说将是毁灭性的。因此,呼吁广大市民不要随意放生,尤其是外来物种应禁止放生。